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超新星纪元(唯一未删减完整版) > 超新星纪元

大人们离开后的几天,小领导人们都是在公元钟前度过的,这个公元钟显示在信息大厦顶端大厅里的大屏幕上,那个巨大的绿色长方形使大厅里的一切都映照在绿光中。

        第一天国家的情况很正常,各专业部委卓有成效地处理着各行业的事务,国土上没有大的变故发生,孩子国家似乎正在由试运行平稳地过渡。同试运行时一样,守在信息大厦顶部的孩子国家领导集体也没有太多的工作要做。

        第一天夜里,公元钟上没有任何变化,还是一片无瑕的纯绿色。孩子领导者们在这片绿光中一直待到深夜才去睡觉。但当他们正起身要走时,有个孩子喊了一声:

        “你们看,上面是不是出来了一个小黑点呀?”

        孩子们走到大屏幕跟前仔细看,上面果然有一个正方形的小黑块,只有硬币大小,好像是这发出绿光的光滑墙面上脱落的一小片马赛克。

        “是屏幕的这一小片坏了吧?”一个孩子说。

        “肯定是,我以前那个电脑的液晶屏就出现过这种情况。”另一个孩子附和着。其实检验这说法是否正确很简单,只要看看别的屏幕就行了,但没人提出来,大家都回去睡觉了。

        比起大人来,孩子们更善于自我欺骗。

        第二天早晨,当孩子们再次来到公元钟前时,自我欺骗已不可能了:那绿色长方形上已出现了许多黑点,零星分布在各处。

        从这里看去,下面的城市很安静,街道上空空荡荡,见不到行人,只偶尔有一辆汽车驶过。这座大都市在喧闹了一个世纪后,似乎睡着了。

        天黑后,公元钟上的黑点数量又增加了一倍,一些黑点已连成了片,像是在绿色丛林中出现的一片片黑色的林间空地。

        第三天早晨,公元钟上黑色与绿色的面积已几乎相等,呈现出一幅由这两种色彩构成的斑驳复杂的图案。这以后,黑色面积增加的速度急剧加快,那黑色的死亡“岩浆”在公元钟上漫延,无情地吞没着生命的绿草。到了晚上,黑色已占据了公元钟三分之二的面积。已是深夜了,公元钟像一个魔符,把孩子们紧紧吸引到它的面前。

        晓梦拿起遥控器把大屏幕关了,她说:“大家快去睡觉吧,我们这几天每天都在这里待到很晚,这不行的,要抓紧时间休息,谁知道下面会有什么工作在等着我们呢?”

        于是,大家都回到大厦中自己的房间里去睡觉。华华关了灯在床上躺下,拿起掌上电脑接入网络,又调出了公元钟,这很容易,现在几乎所有的网页上都是公元钟了。他着魔似的看着那个长方形,没有觉察到晓梦推门进来了——她一把拿走了华华的电脑,华华看到,她的手里已拿了好几个掌上电脑。

        “快点睡觉!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控制自己?我得挨个把房间所有的电脑都收了。”

        “你怎么总像个大姐姐似的?!”当晓梦拉开门走出去时,华华冲她喊。

        孩子们在公元钟面前感到了巨大的恐惧,但使他们欣慰的是,国家仍在平稳地运行着,像一部和谐的大机器,这一切通过数字国土显示出来,使孩子们坚信他们实际已接过了世界,一切将永远这样平稳地运行下去。这天夜里,他们还是离开那已经继续黯淡下去的公元钟,回房睡觉了。

        第四天早晨,当孩子们走进大厅时,他们忽然生出一种走进坟墓的恐惧。这时天还没大亮,大厅中一片黑暗,前三天的绿光已完全消失了。他们走进这黑暗,发现公元钟上只剩下一片绿色的光点,就像冬夜中稀疏的寒星,直到把灯全部打开,他们的呼吸才顺畅了。这一天,孩子们一步也没有离开公元钟,他们一次次数着钟上的绿点,随着绿点一个个减少,悲哀和恐惧一点点地攫住了他们的心。

        “他们就这么丢下我们走了。”一个孩子说。

        “是啊,他们怎么能这样?”另一个孩子说。

        晓梦说:“妈妈去世的时候我就在她身边,当时我也是这么想:她怎么能就这么丢下我走了呢?我甚至恨她,可到了后来,我总觉得她好像还在什么地方活着……”

        有孩子喊:“看,又灭了一个!”

        华华指着公元钟上的一个绿点说:“我打赌,下次是这个灭。”

        “赌什么?”

        “我要是猜不对,今天晚上就不睡觉了!”

        “今天晚上可能谁都睡不成觉了。”眼镜说。

        “为什么?”

        “照这个速度,公元世纪肯定要在今天夜里终结。”

        绿星星以越来越快的速度一个接一个地消失,看着已是一片黑暗的公元钟,孩子们感觉自己仿佛悬在一个无底深渊之上。

        “铁轨真的要悬空了。”眼镜自语道。

        接近午夜零点时,公元钟上只剩下最后一颗绿星星了,这黑暗荒漠中的唯一一点星光,在公元钟的左上方孤独地亮着。大厅中一片死寂,这群孩子如石雕般一动不动地盯着它,等待着公元纪元的最后终结。但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那最后一颗绿星星一直顽强地亮着。孩子们开始互相交换眼色,窃窃私语起来。

        太阳从东方升起,越过这个宁静的城市上空,又在西边落下,在整个白天里,公元钟上的那唯一的一颗绿星星一直亮着。

        到中午的时候,信息大厦中出现了一个传言,说治愈超新星辐射的特效药早就研制出来了,由于生产的速度缓慢,只能满足少数人的需要,为避免社会混乱就没有公布这个消息。后来,世界各国秘密地把最有才能的人集中起来,用这种药治好了他们的病,现在亮着的那个绿点就是他们的聚集地。仔细想想,这种事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于是,他们又调出联合国秘书长发布的世界交换宣言重看一遍,注意到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只有当公元钟完全变成黑色时,孩子才在宪法和法律意义上真正接过了世界政权,在此之前,成人仍拥有对世界的领导权……”

        这是一段很奇怪的话。当大人们前往终聚地时就可以交出政权了,为什么非要等到公元钟完全熄灭呢?只有一种可能:某些终聚地中的某些人仍有活下来的希望!

        到了下午,孩子们已经对这个想法信以为真了,他们惊喜地看着那颗绿星星,仿佛在险恶的夜海上见到了远方的灯塔。他们开始查询那个终聚地的位置,并设法与它取得联系——但这些努力都落空了,所有的终聚地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它们仿佛处于另一个世界。孩子们又剩下了等待,不知不觉天又黑了。

        夜深了,在大厅里的公元钟前,在那颗不灭的绿星星的抚慰下,一天一夜没合眼的孩子们相继在椅子和沙发上睡着了,梦中他们都回到了爸爸妈妈的怀抱。

        外面下起了雨,雨点打在已调成透明的落地窗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下面的城市全笼罩在雨中的夜色里,寥落的灯光变得朦朦胧胧,雨水在透明墙壁的外侧汇成一道道小溪流下去……

        时间也在流动,像透明的雾气无声无息地穿越宇宙。

        后来,雨大了起来;后来,好像又刮起了风;再后来,天空中出现了闪电,还响起了雷声。这雷声把孩子们惊醒了,大厅中响起了一声惊叫——

        那颗绿星星消失了,公元世纪的最后一片橡树叶已经落下,公元钟上一片漆黑。

        现在地球上已没有一个大人了。

        这时,雨停了,大风很快扫光了半个夜空的残云,巨大的玫瑰星云出现了。玫瑰星云在苍穹中发出庄严而神秘的蓝光,这光芒照到大地上就变成了月光那样的银色,照亮了雨后大地上的每一个细节,使下面城市的灯光黯淡了许多。

        孩子们站在这座a字形建筑高高的顶端,凝视着宇宙中发着蓝光的大星云,这古老恒星庄严的坟墓和孕育着新恒星的壮丽的胚胎,给一群幼小的身躯镀上了一层梦幻般的银色光辉。

        超新星纪元开始了。

(https://www.tbxsw.com/html/122/122771/22775613.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b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