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我能看到读者评论 > 第十四章 有客自远方来

        出了常山继续一路向北,终于初步树立威信的刘和却是也没有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一路上对军略也极少有指手画脚的时候,看上去却也和此前的吉祥物也没什么区别,然而实际上却又是大不相同。

        之所以极少指手画脚,是因为刘和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稚嫩,行军打仗这种事儿他真的是第一次,瞎指挥若是出了错处,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那点威信自然也就受损了。

        建立威信的手段有很多,比如与士卒同食,同睡,坚持不开小灶,坚持与亲卫们一块每天早起演武,坚持每天抽出两个时辰来巡营,尽量让每一个士兵都认识自己的这一张脸,时不时的再找一些老兵聊一聊战场旧闻,伸手与他们握一握手,这种邀买人心惠而不费的手段几乎是刻进了刘和的骨子里的,根本就不用人教,无师自通。

        反正他都已经立誓要向父亲学习,每天坚持穿布衣服,吃素食的菜了,事实上这种坚持真的是很有用,父亲如此高的声望却是有不少本来也是因为这样的行为来赚取的,此时刘和穿着同样粗布的衣裳,顶着一张与刘虞七八分相似的脸,却是让这刘和的仁德之名不胫而走,谁又不夸他一句不让乃父呢?

        很快的,至少原本刘虞留给他的那些嫡系兵马全都已经认可了刘和这位新主公,就连那些乌桓人与塞内杂胡之人,对刘和这位新的领导也愈发的尊重起来。

        麴义所率领的冀州兵,自己还很难直接进行指挥,但这足有五万人的幽州兵团,却是已经差不多可以进行直接的指挥了,就连阎柔也对他愈发的恭敬,至少表面看来,与鲜于辅、齐周二人也并无什么区别了。

        而随着他两骑劫营,大破七千乌桓精锐的故事被添油加醋的传开,这一路行来主动投奔于他愿作为前驱充当义从的义士却是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一来他们终究是行越往北的,也就是说越行,他所能仰仗的父亲遗泽也就越是深厚,二来这幽燕之地本就多游侠,盛产那慷慨激昂之士,天然就有义从的土壤。

        实话实说,刘虞十万人打不过公孙瓒几百个人,这战绩着实也是真的有点太搓了,导致其实绝大多数的百姓都发自内心的认为刘虞是个好人,好官,是青天大老爷,但却也仅止于此了,尤其是打那一仗的时候刘虞还下令“只罪公孙,余者不问”,以及严令禁止将士们破坏百姓房屋,致使将士们在打仗的时候束手束脚,这种宋襄公一般的行为也是公孙瓒能打出如此奇迹之胜的重要原因。

        却是已经有不少人都拿那刘虞当做宋襄公来看待了,所以尊敬留给刘虞,但要说帮他儿子打仗,却是乐意的人就不多了。

        唯有这刘和真的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证明了自己仁德不让其父,武勇也不让于公孙瓒了,大家这才欣然投奔,络绎不绝,刘和现在每天真正大部分的时间却反倒是用来接待这些义从了。

        却是其中有一半以上真的就是原来的白马义从!

        毕竟所谓义从,就是为义而从的意思,是自带军粮武器马匹的忠义之士,大多都是本地游侠、良家子、小豪强的出身,白马义从也不例外。

        这是当年张纯引乌桓兵造反时,自发的跟随在公孙瓒的身边保家卫国的一群义气之士,然而现在,乌桓人都已经老实了,公孙瓒自己却为了筹集粮草开始劫掠幽州百姓了,甚至还杀死了刘虞,已经从保家卫国的英雄变成了人憎鬼厌的贼寇,那这些白马义从又凭什么还继续跟在你的身边,听从于你的调遣呢?

        这世上犹如赵云一般拧巴的人毕竟是极少数,这些曾经公孙瓒的追随者,在当公孙瓒从英雄堕为贼寇,刘和又表现出了不逊色于公孙瓒的武勇和仁德之后,却是纷纷果断的又一次自带上了干粮武器,愿为刘和效死了。

        (白马义从成立的时候正是刘虞与公孙瓒的蜜月期,刘虞又本来就是公孙瓒的顶头上司,却是也说不清这些义从当年到底是被他公孙瓒驰骋沙场的英姿所吸引,还是为刘虞的仁德所卖命的了,这本就是一本糊涂账。)

        刘和倒也豪迈,明知道这其中少不了公孙瓒的探子,却是依然将这些义从编入自己的亲卫,且尤其是重视那些有过白马义从经历的百战老兵。

        除了同吃同睡这些基础操作,抵足而眠更是常有的事,以至于刘和这些天每天夜里都要睡不同的男人。

        就这份魄力和英雄气,倒也足以折服人心了。

        在此基础之上,刘和更是还要每天再抽出一个时辰以上的时间专门去向张郃去请教兵法,甚至丝毫不避讳的在各种公众场合上说这张郃是自己兵法上的老师,却是也与麴义保持了一个相对友好的将帅关系。

        直到这一天正午,刘和的十万联军正在埋锅造饭,安营扎寨之时,突然有亲卫禀报:

        “主帅,前方出现了一支至少有五百人左右的精锐骑兵拦路,说是要投奔于您的。”

        “哦?五百人成建制的骑兵么?莫非这也是白马义从?”

        刘和大喜过望,连忙出营去迎接,出了门却是一愣,原来却是麴义已经赶在他的前面出来,且一见那马上之人大惊失色:“你怎会在此?”

        刘和还挺诧异,问道:“麴将军认识?熟人?”

        麴义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就见那为首之人翻身下马,正式拜见道:“末将成廉,奉我家主公之命来见公子。”

        成廉……好耳熟的名字。

        却是啊呀一拍大腿道:“你是吕大哥的人!难道……”

        “我家主公让我转述公子,谢公子救命之恩。”

        刘和表面上不动声色的将之搀扶起来,心里却是已经犹如泰山崩塌一般,轰隆隆一片了。

        读者说的,是真的。

        未卜先知,这是真正的未卜先知啊!

        麴义也懵:“公子,成兄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子您与温侯有旧么?还有成兄弟你刚才所说的是……主公这两个字么?指的也是温侯么?”

        却见刘和一把抓住麴义的手道:“你来,此事原本也没打算瞒你,只是兹事体大,还请屏退左右。”

        说着,却是一挥手,就将追随自己出来的亲卫,乃至于鲜于银都给撵了回去。

        麴义见状惊诧莫名,却是在稍作犹豫之后,也挥手让自己的亲卫退下,与这刘和成廉二人一并,钻小树林去了。

        ——————分割线——————

        叶良辰日记:哈哈哈哈哈,今日我展示了一番武勇,这诺大一群山民,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现在,我也算是加入他们了,这些人早晚都会被我收服,此便是上天赐我的立身之基啊!

(https://www.tbxsw.com/html/127/127369/22869434.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b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