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原来我是神? > 017:猎杀夏渊!

“什么意思?”

        当许元于迷惘之中追问着张三流的真实含义,张三流只是淡然地摇了摇头,显得有些语焉不详。

        “目前,还只有一个推测。”

        “当然,如果我的推测准确,那么,明天你大概就能得到答案。”

        张三流如此说着,保持着最后的神秘。

        而一切?大抵如他所预测的这般。

        翌日。

        下午,日光温润。

        搁普通人眼中,明元依然是原本舒适且宜居的城市,哪怕,关于这个连环杀人案的消息正在逐渐传播。

        在许元从繁杂的杀人事件的影响中,难得地探出头来,他便得知了一个让他、以及整个执法局都为之震动的消息。

        杀人案,再次发生!

        死者,同样姓夏。

        “果然。”

        许元面色阴沉地找到张三流,这个家伙正一脸恍然地听着这个报道,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看来,我的推测很有道理。”

        “为了验证你的推测,可是再次付出了一条人命的代价!”

        “嘿!”

        张三流撇了撇嘴。

        “你可别把这个帽子扣在我的头上,无论有没有这个推测,他都得死亡……因为,我们没有能力找到那位的踪影,你这个廉价而泛滥的正义,可显得有些奇怪。”

        杀人者,和他无关。

        张三流自认为,自己没有许元这番滑稽的正义意识。

        许元看了看他,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那么,说正事,什么推测?”

        “其实。”

        “现在的答案是已然十分明朗,不是么?”

        “我记得,我在之前便有所提及,一般情况下,超凡者是不会对于普通人下手的,因为,这对于我们没什么好处,特别是那位……一个高阶神官,除非他疯了,不然?便是有着真正的好处!”

        许元眯了眯眼睛。

        脑海中马上蹦跶出来了诸多假设。

        身为执法队的队长,他可不是傻子,与张三流相比,他缺乏的其实只有那些关于神秘学、灵性学、以及,超凡世界的认知。

        而,现在?经由张三流的点拨。

        他再次想到了所谓的力量四大因素,祖继?

        “迈入了第五道门的超凡者,灵性的血脉,便拥有着承载源力的可能性,更何况,那是夏家!”

        许元的眼神变得尖锐:“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在有目的性地猎杀的夏家的后代?”

        张三流点了点头。

        仔细想想。

        在这些林林总总的复杂线索中,其实存在着诸多联系。

        “为什么是在明元?”

        “是因为这里地处偏远,并且,特事局的小队力量单薄,以及,这里……明元可是有着不少夏氏宗族。”

        三全其美!

        “所以?”

        许元默默地从裤兜里,掏出一支烟,半晌,烟雾弥漫,于窗外闪烁的日光中,他只觉得,这片天空比之前几日的星夜,清明了不少。

        “你才认为,夏渊才是关键!因为,他还活着?”

        如果。

        目的是为了猎杀。

        那么,为何夏渊是意外呢?

        “我知道你们封住了关于他的消息,大概是准备等到案件侦破之后,一同对外公布……简而言之,那位有着极大的可能不知道他还活着!”

        “你想。”

        “如果,你是他,在你得知了,你手下的人头,竟然还活着,你会如何?”

        许元凛然:“再杀一次?”

        即便。

        他只是在张三流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了一些关于诸葛清的概述,但,他依然相信这个家伙是一个极其自信、甚至自负的人,而一个自负的人?

        想来,自然会于第一时间印证夏渊的死活!

        “百分百!”

        “……”

        许元嘴角抽了抽。

        “不。”

        “慢着,首先,夏渊为什么会活着?”

        张三流摆了摆手:“这个,我怎么知道?他身为一个夏家人,要么,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保命手段;要么,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可以通过他,来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

        这才是重点!

        许元眉头一挑,表情有些阴晴不定。

        利用公民的人生安全来进行引诱,完全不符合许元身为执法官的价值追求。

        “得。”

        看着他的表情。

        张三流随意地摊开双手,显得有些无所谓:“推测,以及方式我全告诉你了,至于怎么做?决定权在你,我也不想掺和这个浑水。”

        “但,我得提醒你一点。”

        “以我对于那位的认识来看,哪怕,你们最后放了夏渊、还是将他送入监狱?那位大概都不会放过他,他总得死,而你真有能力?这才是保护他。”

        “……”

        许元沉吟了半晌。

        最终,默然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并不喜欢张三流对待生命的姿态,但,一切的确如他所说的这般,为了明元、为了死者、为了还活着的人……

        还为了那位赐予他力量的神秘神明。

        他都得如此选择!

        [门空间]中。

        夏渊嘴角抽了抽,觉得事情的发展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好家伙。

        许元这厮。

        你了不起,你清高!

        你拿自己的神明当鱼饵,你可真是一个小天才!

        如此想着。

        夏渊觉得自己得准备准备。

        他可不想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暴露自己,特别是这个三流小神的身份,以及,更加隐秘而未知的[门空间]。

        何况。

        这个世界?

        目前来看,危险重重。

        ……

        晕黄的街道。

        墙面上的路灯因为年久失修,一闪一闪的,灯光的一角,老大爷正搬着凳子听着收音机。

        远方的天际。

        泛着点点黑森森的乌云,感觉,即将下雨。

        老旧的收音机中。

        正在“咔咔”的磁带卡壳的噪音下,逐渐播放着今日的讯息。

        “今日快讯。”

        “明元市特大杀人事件迎来最新进展,根据明元执法局执法队内部消息表示,执法队正在考虑将本次杀人案进行并案调查,目前,第一起案件幸存者兼嫌疑人夏渊正在接受调查。”

        “……”

        “嚯。”

        “还姓夏?”

        老大爷显得有几分惊奇。

        突然。

        不知为何。

        他眼前一黑,感觉似有什么东西自虚无中一晃而逝,但,什么都没有看清,老头子有些懵得揉了揉眼睛,继续听着播放。

        诸葛清面无表情地翻看着手中的消息。

        在他耳畔,那道如同话唠一般的低语继续盘旋着,不断地撕绕着他的思绪!

        “他还活着!”

        “他竟然还活着!”

        “行了,闭嘴,我知道了!”

        “那你还在等待什么?一个死而复生的夏家人?想来,他所具备的力量更加强烈、旺盛!”

        诸葛清默默地听着这个声音,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接着。

        他认真地思考了一番,关于那一天的细节与画面,尖锐的利器划开皮肤,猩红的血液汩汩涌动,无论如何,夏渊也该死得透透的了,怎么会活了下来?

        不对劲。

        “怎么?面对着一个昔日的死者,你都如此畏首畏尾,不敢下手?亏你也是一位升华之人!”

        “……”

        诸葛清心念一动。

        仔细想想,他的话语的确如此,身为一位升华之人?哪怕放眼整个明元,大概,也找不到一个威胁。

        至于夏渊?

        蹊跷归蹊跷,但,他可不认为,这份蹊跷能对他产生什么威胁,这是来自于实力的自信!

        自己能杀得了他第一次。

        自然,也能杀得了他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无数次,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么多条命呢!

(https://www.tbxsw.com/html/127/127370/22829839.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b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