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原来我是神? > 015:高阶神官!(求推荐票,求月票)

黑暗的房间中。

        男人手中握着刀柄,脸上挂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空洞的瞳孔中倒映着地面上的尸体,以及,鲜红流淌着的河流,积郁在整个房间之中。

        粘稠。

        暗哑。

        好似,一滩淤泥。

        为什么?

        为什么,一切会变成这样呢?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来救救我们。

        在绝望之中,男人看着手中的刀,刀刃上还残存着点点猩红,这是关于死亡的气息,而他们?是他的妻儿。

        不。

        不可能。

        于短暂的沉寂中。

        男人仿佛发了疯一般地半跪在地面上,用手触及着冷冰冰的尸体,惨白的色调仿佛漂白了的猪肉,紧接着,一个无稽的念头如同蛆虫般挤入他的脑海,思绪,记忆!

        告知着他一个残酷的真相!

        最终。

        地面上的血色,再次加深了一分。

        暗红暗红的,映衬着窗外漆黑深邃的夜空,似有一道影子掠过天际。

        ……

        “诶?”

        “慢着,这位长官!”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去办案,带上我这么一个废物,不合适吧?”

        张三流一脸无奈地看着眼前的许元,在他手中,正握着捆着他的绳索,颇有几分共赴黄泉的感觉,这算什么?

        强抢民男?咳咳!

        早在神教派遣他来到明元没多久。

        张三流表示,他已然认识到了一点:这年头,做人切忌掺和太多的事情。

        仔细想想。

        当初和自己同一批进入神教的孤儿,现在活着的大概寥寥无几,至于自己心中因为来到明元的愤慨?

        时至今日,早已烟消云散。

        开玩笑呢?

        是每天浑水摸鱼的日子,不香么?

        一个人的堕落,就是这么简单!

        如此想着。

        张三流用着义正言辞的姿态表达道:“你身为一位执法官,我觉得,你得尊重一下我这位公民的基本权益。”

        许元微微回头:“基本权益?谁和你说,我是执法官来着?”

        “……”

        NMD,做个人吧。

        张三流无语凝噎,最后只得委曲求全地说道:“那么,好歹……好歹你得给我解开一下身上的绳子吧?”

        不然?这算什么事情,是遛狗or主人的任务?

        “放心。”

        “等开了车,我就给你解开。”

        案发地点距离王家别墅并没有多远,大概十五分钟左右的车程。

        等到许元带着张三元从车上下来,其他的执法官们正布置着警戒,对着许元问候道:“队长!”

        许元微微点了点头。

        “现在什么情况?”

        “死者为一家三口,通过现场的状况来看,我们初步推断为这家丈夫亲手持刀杀害了自己的妻儿,最后,畏罪自杀。”

        许元眉头一挑,眼神之中闪过一分阴翳。

        灭门惨案?

        “他们的身份呢?”

        “基本信息目前已调查完毕,丈夫名为夏海、妻子名为春方、孩子名为夏冬……三人原籍为昌原人,后夏海为了工作来到了明元,就职于市政机关,同为夏家忠乐公支脉的后代之一!”

        不知为何。

        大家总觉得这个案子,和上个案子之间脱不了干系,这不奇怪。

        毕竟。

        搁明元这个小地方。

        关于杀人这种恶劣事件,本便稀少,没有几次,而这番?一下来了俩,怎么想,也不寻常。

        何况,还有着一个共同点,夏姓!

        “行了,我知道了。”

        许元摆了摆手,示意下手继续调查,随后带着张三流一同进入了房间中。

        强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你怎么看?”

        “我?”

        张三流摊开双手,以作茫然。

        “我在这个方面,可不是你们这些专业人士。”

        “没问你破案方面,你,还想不想获得自由?”

        “……”

        威胁?

        张三流嘴角抽了抽。

        自己好歹也是一位神教的初阶神官,咋感觉自己这么落魄呢?

        奈何,眼前这厮……他实在打不赢,无奈。

        “事实上。”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超凡者对于普通人下手的概率极低,一方面,在夏国有着那群……不,特事局;另一方面,对于普通人下手也没什么好处,大家都不是什么傻子。”

        “当然,那些陷入了疯狂的污染者们排除在外,他们?已然算不得人类,而是一群披着人皮的怪物。”

        许元默然。

        旋即马上想到了其中的关键点,眯了眯眼睛。

        “你的意思是,除非,有着什么特别的好处?”

        孺子可教也!

        张三流故作高深地点了点头。

        “那么,究竟是什么好处呢?”

        张三流默默给许元竖了一个中指:“许长官,你真以为我无所不知呢?”

        许元瞥了瞥他。

        “既然如此,我突然想了起来……你还没有向我真正地说明,那位凶手,究竟是谁?莫非,他是一个名字都不能提的家伙?”

        “咳咳!”

        张三流干咳了一下,眼神怀念。

        “不至于,那位……不,那个凶手的名字,其实,在超凡世界、尤其是西南地区,算得上人尽皆知。”

        许元目光一凛。

        “详细说说吧。”

        “他的名字叫做诸葛清,身份么?大概,在一个星期之前,他还是我们神教的高阶神官,甚至,在神教中有着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之称!可惜……”

        众所周知,“可惜”这种词汇意味着一个转折。

        许元默然。

        他觉得,自己已然能猜测一二。

        果然,只见张三流用着平淡的语气继续补充道:“他背叛了神教。”

        “真是一个庸俗的故事。”

        张三流撇了撇嘴:“太阳下面本便没有新鲜事,好么。”

        “为什么背叛呢?”

        “你觉得,我一个初阶神官,能知道这种明显不属于我身份的机密么?”

        “这么惨?看来,你这位初阶神官在神教之中,并没有那么受到重用,你们之间的区别很大?”

        “拙劣的消息打探方式。”

        许元耸了耸肩,没有否认,不管是什么方式,有效果,才是硬道理!

        “这不是什么大不大的问题,而是……天差地别!”

        许元的眉头皱了皱。

        他能感受到,来自于张三流话语中那番强烈的感慨,在感慨中,大概还有着一分无力。

        “在神教之中。”

        “初阶神官只能算是刚刚入流,而高阶神官?那可是绝对的大人物,何况,他不仅仅只是普通的高阶神官,还是天才、是神教不少人的偶像、是无数人眼中的荣光之子。”

        “很牛?”

        “很牛!”

        “有多牛?”

        “你猜!”

        “能将人拉入一个神秘的空间么?”

        “???”

        “能窥探记忆、洞知人心、赋予普通人超凡的力量么?”

        “不能,你说的这些,都是不同的能力形式,特别是赋予能力,这个……最基本,也得是抵达了第六道门的存在才能实现的伟力!”

        许元眼神闪烁。

        那么,这么看来……给予自己力量的那位,肯定比这个什么高阶神官强大不少!

        ……

        “不够!”

        “还不够!”

        “还不够多!”

        沿着月光洒下的街道,一道黑色的身影兀自从远方闪现,于他的眼中,洋溢着一分诡异的光,他佝偻着身体,如同一个老头子一般,整个人东倒西歪得向前进发。

        右手状若疯癫地拉扯着他脸上的皮肤、嘴唇、头发、以及,隐隐发红的血肉,好似,在撕扯着什么东西。

        “闭嘴!”

        “我特么知道!”

        “不,你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你在胆怯什么?你本应该猎杀那些觉醒着夏家天赋的真正超凡者,而不是这些平庸到一无所有的废物,垃圾,他们的力量源继太过于微薄。”

        “闭嘴!”

        “闭嘴!”

        “闭嘴!”

        人影不停地发出疯狂的低吟,目光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虚无,最终,伴随着一道蠕动着的影子,他继续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https://www.tbxsw.com/html/127/127370/22841012.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b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