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原来我是神? > 010:夏渊,他配么?

神秘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哪怕,现在他们双方之间隔着一个手机,可对方依然给予着他强烈的压迫,好似,正在面临着一头张牙舞爪的野兽,让他后背一凉。

        相传?这位大人向来喜怒无常。

        自然,让他更加地敬畏!

        半晌。

        他方才用着平缓的语气,悠悠地说着自己内心的推测。

        “其一,我觉得有可能是因为夏渊本身,就是一个实力强劲、隐藏深沉的超凡者,所以,导致了宋仁同……”

        “啪!”

        手机那头。

        貌似,传来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接着,更加沙哑且深幽的话语随之轻飘飘的传来,但,带着一分寒意!

        “你觉得自己很聪明?我可没有这么多空闲的时间来陪你进行这种滑稽的推理!”

        开玩笑呢?

        在这位大人眼中。

        无论是从个人信息,还是从现有处境来看,夏渊作为超凡者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因而,这个所谓的可能?完全是扯犊子!

        何况!

        即便夏渊是一个超凡者?

        宋仁同可是参破了第二道门,第二道门意味着什么?之于观想者,想必人人皆知,这象征着一个人正式地脱离了凡人的世界,抵达了全新的境界。

        夏渊?

        呵呵,他配么?

        神秘人闻之,全身一颤,马上转移着话茬的方向:“您说得非常在理,那么,您觉得,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宋仁同自己不走运,碰见了那些忠犬们?”

        “你的脑子难道只能想到这些愚蠢的假设?如果真有忠犬,你觉得,你现在还能看见他?”

        “……”

        神秘人一愣。

        觉得这位大人的回答真的好有道理。

        “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我希望你最好动用一下你的脑子,我不希望继续听见一些滑稽的言论。”

        “这个。”

        神秘人握着手机,显得有些无奈。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那位大人,不,是那个叛徒,他在夏渊身上留下了什么后手,目的便是为了防备我们?”

        说着。

        他的内心十分忐忑。

        终于,在短暂的沉吟中,他得到了勉强赞同的回答,如此,方才让他松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大人,我们现在是否需要重新安排人手,再去试探试探这个夏渊?”

        “不用了,如果真是他留下了后手,你,你们……就算安排一百个人,也无济于事,毕竟,你们之间有着云泥之别。”

        神秘人保持着沉默,面色依旧。

        在那位大人叛变之前,他看着对方?大概,只能仰望。

        “行了,你在那边继续追查他的线索,至于其他?待我来了明元,再做商议。”

        神秘人的心脏不禁“扑通”一下。

        “大人,您,您要亲自过来?”

        “在明元,又有谁能对付得了咱们这位昔日的母神孩子呢?”

        “……”

        神秘人默然。

        呵,母神孩子?

        大家同为母神的孩子,可,母神、以及神教,在他们之中,依然有着别人家的孩子。

        而那位大人,那个叛徒?便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

        他拥有着常人所不能媲美的神眷,有着常人所不可企及的天赋,大概,还有着常人所不能想象的野心?

        不然?

        如此的他,为何会选择叛变呢?

        他心里十分好奇,但,这份好奇?他只会永远地埋在心里。

        因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超凡世界,小人物的生存指南之一便有着:永远别掺和自己力不能及的事情。

        甚至,如果不是因为那位叛徒来到了明元?

        他觉得,他幸福的摸鱼生涯还能持续很久、很久。

        在明元市摸鱼的日子,可是他这些年来最为快乐的时光,

        只可惜。

        山雨欲来风满楼!

        挂断了通话,他的目光继续看向床上的宋仁同,想了想,他微微伸手,在他身上种下了一颗种子。

        等他醒来?

        这颗种子将成为收获的果实。

        好歹,对于宋仁同,他有可能真的知道什么,知道一个关于神教背后的真相,这个真相,神秘且危险,但,依然让人为之迷恋。

        如此想着。

        神秘人方才如同阴影一般消失在了这个病房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

        窗外的世界,天黑了,宋仁同依然安然地长眠。

        ……

        许元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哪怕,他没有贪婪地汲取其中的尼古丁,可他依然习惯于在思考之余,享受着烟味带着他的熟悉。

        这股熟悉,能让他的大脑拥有着更多的活力,以用来帮助思考这个案子所有的线索。

        现在,

        他身上的压力可不小,王家的那群人正在义愤填膺地表示,快点将夏渊绳之以法呢!

        而一个案子?

        破案的关键因素无非在于这么三点。

        人证、物证、口供!

        目前,人证暂且没有,物证基本齐全,而口供?夏渊这边一口一个失忆和冤枉,完全没有认罪的打算。

        当然,即便如此。

        现在的大多数证据基本满足,等待夏渊的想必也只有法律的裁定,至于失忆?不同于精神病,这个对于量刑没有任何影响。

        可。

        不知为何。

        许元总觉得,这个案子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

        自己究竟疏漏了什么呢?

        透着雾气,许元不断思考着这个问题,突然,一个莫名其妙的词汇跳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超凡能力]!

        什么玩意?

        多么荒唐的念头,但,偏偏,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好似扎了根一般,挥之不去,不断回荡。

        随之,他的意识仿佛逐渐流逝的沙漏,变得愈发模糊,直到他再次睁开眼睛,他觉得眼前的世界变得熟悉而陌生。

        宽阔的房间中。

        凄冷的空气在蔓延。

        这里?这里……不正是案发地点?

        但,这依然不是许元为之惊奇的重点,真正的重点在于……于视野的中心,他看见了一道梦幻的虚影。

        他高高地悬于中心点。

        在模糊的轮廓中,如同一尊诡异怪诞的未知雕像,分外吸睛。

        我这是在做梦么?

        许元揉了揉太阳穴,仔细想想,自己在这个案子里已有20多小时没有休息,因此,因为太过于疲倦,导致自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这很合理。

        然而。

        就在这个念头尘埃落定的瞬间!

        于这个空旷的世界,他听见了自这道虚影中传开的声音。

        他说道:“这不是梦!”

        “!!!”

        许元猛然一惊!

        不知是因为自己暴露的心声,还是因为突然意识到的真实?总之,眼前的一切都让他为之惊奇,惊奇而有些恐慌。

(https://www.tbxsw.com/html/127/127370/22865027.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b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