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原来我是神? > 007:脱了吧

“啪!”

        执法局。

        会议室中。

        王寨用手狠狠地拍了拍桌面,显得有些愤慨。

        “你的意思是,他在进入了观察室之后没多久,便安然地睡起了大觉?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负责看守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

        “岂有此理!”

        一条人命在此,竟能如此心安理得?

        想着,王寨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会议室的C位方向。

        在这里,正端坐着一个五官坚毅的男人,他的手中握着一支烟,雾气弥漫。

        “队长!”

        “依我之见,我们就该用上一点强硬措施,来撬开他的嘴!”

        王寨作为参与了抓捕夏渊行动的一员,他自认为,他有着身为一位优秀执法官的核心素质之一,直觉!而夏渊?

        100%,便是本案的真凶。

        毕竟。

        于那个场面之中。

        夏渊凶气滔天的身影,实在让他印象深刻。

        听着王寨的发言,队长许元的嘴角抽了抽,瞪了瞪他。

        “强硬个屁!”

        “开会呢,你又想着写检讨了么?”

        “……”

        王寨一下子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瘪了下来。

        “行了,我们继续汇总手头上的线索,至于你?如果还在这里胡说八道,就给我滚人!”

        这年头。

        哪怕是罪犯都有着最为基本的权力,何况,夏渊目前仅仅只是一个嫌疑人而已。

        “我们继续。”

        其他执法官看了看王寨,继续着相关报告。

        “首先。”

        “关于死者的身份,为王家的大儿子王远,死亡地点为阳光大道的别墅藏馆,死亡时间为下午18点左右,致命伤在脖颈处,目前,王家上上下下对于这个案子也十分关注。”

        许元但微颔首。

        王家,放在明元市这个小城之中,有着一定的影响力,现在正在联系别人施压呢。

        “然后,目前我们的第一嫌疑人,夏渊!”

        “他的身份为夏家忠乐公支脉的第54代子孙之一,但,现在家族早已衰败,父母双亡……”

        “去年他刚从南州大学毕业,经过我们目前的调查来看,他的人际关系和社会背景都十分简单。”

        “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两人虽然就读于相同的大学,但,基本上没有任何关系。”

        “直到最近,夏渊不知为何,找上了王远,两人这才有着接触,至于接触的原因?暂且不明。”

        “基本可以排除仇杀的可能。”

        “有没有可能是为了寻财?”

        “不!”

        许元摇了摇头,目光尖锐。

        “如果是为了寻财,那么,夏渊在杀了他之后,完全可以带着一些古董离开,可,他为什么会停在这里呢?而且,现场十分杂乱无章,好似……”

        是为了破坏犯罪现场?

        但,许元觉得,更像是在匆匆忙忙中找寻什么东西!

        这不合理。

        “在夏渊的审讯中,他交代,他早已晕厥,等到他醒来的时候,王远便已死亡。”

        甭管夏渊有没有说谎。

        可,他的的确确在事发现场待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

        “药检做了么?”

        “目前还没有。”

        “准备药检。”

        许元说着,随后打开了身前的笔记本,再次观看着夏渊的审讯过程。

        不知为何。

        许元总觉得,夏渊可能真的没有说谎。

        因为,他在审讯中的种种行为,茫然失措、慌张焦急……真的,像极了一个失忆的普通人。

        此为他当了十多年执法官的敏锐。

        但。

        想着,许元耸了耸肩。

        现在林林总总的线索,通通指向了夏渊,而这年头,已然是一个办案讲究证据的时代。

        直觉这玩意?

        没有证据的辅助,没有任何的作用。

        他所能做的事情,便是在零零散散的细节和线索之中,拼凑出事情完整的真相!

        总不至于,磕药还能把自己磕失忆了不成?

        念及至此。

        会议室的门倏然让人给推了开。

        “队长!”

        “什么事?”

        许元眉头一挑。

        “有人想见夏渊。”

        “见夏渊,是谁?”

        “他自称自己为夏渊的律师,名字叫做,宋……宋仁同。”

        “律师?”

        许元默然摸了摸后脑勺。

        “不会是那些成天叫嚣着什么权利的人权律师吧?”

        “咳咳,这个,我可不知道。”

        “行吧,我知道了,你让他进来吧。”

        半晌。

        许元看见了这位律师,他戴着一副文质彬彬的金框眼镜,身上穿着一件简约大方的黑色夏制服饰,脸上挂着礼貌性的笑意,显得温文尔雅。

        特别是他的那双眼睛。

        仿佛,具备着什么魔力,让许元感到分外亲和。

        如同旧友重逢一般。

        神奇。

        ……

        “铛、铛、铛。”

        打击的声音传入了夏渊的耳中。

        等到他的意识重新回到这个身体之中,睁开眼睛,他再次看见这个狭小的观察室。

        密闭的空间中,只有着护栏门外面的走廊处,才能看见些许的阳光。

        天,亮了。

        随后,他看见了正站在门口的执法官。

        “夏渊,出来吧。”

        夏渊揉了揉眼睛,只觉得自己的行程貌似格外地满,这不,刚从一个世界出来,便得应付这个世界的杂事。

        敢情,神明的生活竟如此的朴实无华?咳咳!

        “这位长官,我们现在是准备去什么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了。”

        “……”

        夏渊沉默。

        接着,他跟在这位的身后,穿过三条走廊,终于走进了一个略微有些清冷的房间,空气中,貌似还飘着一分福尔马林的气息。

        这里?

        没待夏渊反应过来。

        自里面逐渐走出来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大概,是医生吧。

        夏渊并不确定。

        他只觉得这个女医生……脸上貌似带着一分不怀好意神情,接着,用着婉转的声音悠悠地说道:“脱了吧!”

        顺便,还从一侧的工具箱中拿出一根长长的针头。

        “哈?”

        夏渊一愣。

        你,你们……要做什么?莫非,这便是传说中的SM?

        “哈什么哈?”

        “快点脱,等下还有一项呢。”

        说着。

        女医生再从其中掏出来一个量杯,放在桌上。

        “……”

        夏渊眨了眨眼睛。

        他觉得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可,又好像没完全明白。

        “所以?”

        他用手指了指量杯。

        “裤子也得在这里脱?”

        “……”

        全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半晌。

        两人方才大眼瞪小眼的过程中,完成了抽血,以及取X事宜,直到夏渊临走之前,这位女医生都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

        看得夏渊有点冤枉!

        明明,是你表达有歧义。

        结束了药检这个小插曲,待夏渊再次回到观察室中。

        宋仁同早已在此等候许久。

        在看见夏渊出现之后,他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终于!

        目标出现了。

(https://www.tbxsw.com/html/127/127370/22882344.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b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