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我有一座百草园 > 第325章 在位三天的太子
    第325章在位三天的太子

    当真一楼说出他要走的时候,百草诗如梦初醒,酒意全无。“真一,你要去哪里?”

    借着湖面反射的点点细碎的光,真一楼捡起两颗石头打水漂,一连串好多个。“我收到了总舵主的来信,他希望我能回云昭故地一趟。”

    平昭王府发生的事,宛如昨日,历历在目。在那里,百草诗第一次见到真一楼。

    而后他一直护送着她和折羽,来到宛州。同住一个屋檐下,同一个饭桌吃饭。

    真一,俨然成了一家人。

    家人要离开,她一定要问清楚,还要为他送行。

    “云昭,可是发生了什么事?”百草诗追问。

    真一楼点点头,却并不想多讲,云昭离宛州那么远,便是百草诗有心,也爱莫能助。况且,她还有她的事情要做。

    “事情有点棘手,总舵主希望我回去帮他。你现在功夫很好了,还有折羽亲自喂招,一日千里。至于我,在不在宛州都没什么影响了。”

    他说话的时候,百草诗分明在他眼中,看到了落寞与萧索。

    “你还信不过我吗?如果力所能及,我绝不推诿;但若是鞭长莫及,也不会多管闲事。”

    反正这事和草药有关,而百草诗又是这方面能手,说说也无妨。真一楼这才道:“云昭最近来了很多药商,点名要找一种叫冬虫夏草的药。可是你知道的,云昭多山、多川,也更容易引发呼吸不畅,药商便雇用当地的药农。总舵主没细说,那种草大概很难找,死了很多人。而且这些药商为了奇货可居,卖出高价,采完了草连根都毁掉,那以后,还哪有冬虫夏草?”

    百草诗听着,眼睛红了。

    可恨可恶!

    这群鼠目寸光、竭泽而渔的家伙,完全不顾后世后代,一点武德都没有。

    “那你回去了打算怎么办?”

    真一楼化成了一只气鼓鼓的小河豚,回答:“一,总舵主的意思是,扮成药农的样子,探探这些药商所图为何。如果有药商意图不轨,那直接杀之而后快;再就是联合药农们,抵制药商。云昭是云昭人的云昭,不容外人指手画脚。”

    短短几句话,竟让百草是听出了热血的意味。“那些药商是哪国人?”

    “这个,总舵主也没细说,”真一楼回想了一下,“有些是玉蓉城本地的,还有两个特别大的药商,来自宋国。”

    听到宋国,百草诗的表情立刻变得精彩起来。

    上一次裴元宪,拿着亳菊来找百草诗看病,百草诗给他开的药中,君药就是冬虫夏草。莫非是为了裴元宪的伤,才会有这么多药商前仆后继?裴元宪在这场“寻虫运动”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反正你要走,也不急在一两天,等折羽回来后,我和他商量一下,实在不行,我陪你去云昭走一趟。”

    事关野生冬虫夏草,值得百草诗走一趟。万一发现很多的蝙蝠蛾,那么以后人工培育冬虫夏草也更方便。

    听她要去云昭,真一楼暗淡的眸子立刻雪亮,“那太好了。只是,折羽也不晓得何时回来,焱京到宛州路途遥远……”

    没等他说完,百草诗已经叉腰,变成了气鼓鼓的小河豚。“怎么回事,真一你到底知道什么?折羽不是去看水利了吗?怎么跑去了焱京?”

    说漏嘴的真一楼,恨不得立刻找棵树撞死。“你听我说,折羽临走时,只是嘱咐我,保护大家的安危,他说他会很快回来的。”

    百草诗还哪里听得下去。要知道这个时候的焱京,是最危险的,折羽一个人去,难道是放心不下焱武帝吗?

    不行,百草诗要去焱京找他。

    **

    易昭弦、赢哲礼以及夏英率领的三军会师,浩浩荡荡向着皇宫进发。

    除了乾鸣书院的几个学子,这些士兵,都是真正上过战场的,见识过了铁与血的残酷。是以当御林军和城防军与这支队伍相遇后,没过多久就溃不成军。要么逃窜,要么死。

    很快,他们打入了宫门,沿着中轴甬道继续前行。

    御林军被逼的节节溃败。

    含元殿里,赢哲明正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

    而在其下,有他的母妃崔淑妃,舅舅崔策和崔氏子弟,还有沈太傅。

    “报,太子殿下,易昭弦、礼王的队伍已经攻进了宫门。”殿前侍卫来报。

    “怎么办?怎么办?中书令?太傅大人?”赢哲明大吼,他绝对是史上最悲催的太子,在位还不到三天,龙椅还没坐热乎,就要被赶下去了吗?不甘啊!

    崔策的胡子,仿佛一息之间变得更加苍白,“太子殿下,泰山将崩而面不改色,这才是未来帝王的本色。就算闯进来如何,我崔家子弟尚在,铁甲、热血尚在,该是他们报效太子的时候了。崔祜、崔玖听命,你们前去挡住易昭弦的人马。”

    “是。”声音格外洪亮,崔祜、崔玖领命而去。

    待他们迈着激昂的步子走出去时,沈太傅发出了苍凉的笑。“我们算错了,低估了一个人的实力,酿成了今日的覆灭。”

    覆灭这个词,太刺激了,崔淑妃眼角直跳,额头青筋绽出。

    “沈太傅,你怎么可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还都好好地呢,怎么就覆灭了?一个人的人力,终究是有限的。”

    毫无见识的妇道人家。沈太傅如是想。如果你真正了解过易昭弦就会明白,那是一个抵得上一万军队的杀人机器。

    但是此刻,这台杀人机器向着他们驶来。

    沈太傅向殿外走。

    “太傅意欲何往?”赢哲明高喊。

    “大势已去,曲终人散。”短短八个字,道尽了沧海桑田。

    出了殿门,沈太傅向北走。

    大焱皇宫坐北朝南,北边,是距离易昭弦最远的地方,尚可苟延残喘多一息。

    真的就是苟延残喘了。

    这时,殿外再次进来刚刚报信的侍卫。

    “报,太子殿下,崔祜、崔玖战死。易昭弦的人,已经占据了天元殿。”

    距离含元殿,没有多远了。

    崔淑妃忽然冷笑起来,笑意不达眼底。“都说成王败寇,失败了就要有人负担,皇儿你快走吧,和你舅舅逃命去吧。”

    赢哲明急了,“那那那,母妃你呢?”

    一颗泪珠从眼底滑过,崔淑妃抬起手抿去,露出一个艰难的微笑,“我在这等你父皇啊。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顶多,关进冷宫也就是了。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我最了解他了。明儿,你快走,快走!”

    崔淑妃哭着去推赢哲明。

    赢哲明不肯,还是崔策硬生生将他拉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走!”

    “母妃,母妃!”

    声声撕心裂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