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生频道 > 捡个竹马去种田 > 第198章 没见过这种气派吧

  白芍药的声音几不可闻地接着道:“在小树林里见到赵老大,觉得他看起来也是个老实的,就……”

  王树瞬间变了脸,“是个老实的?你喜欢老实的?”

  白芍药听着王树的语气不善,求生欲特别强,顾不上看旁边自家大哥的脸色,忙道:“不是,不是,我喜欢你这样的。”

  白家大哥忽然吼道:“停车。”

  车夫被吼得一哆嗦,忙拉了缰绳停下车,回头看去。

  白家大哥不顾王树和白芍药的问话和劝阻,生无可恋地爬出车子,坐在了车夫另一边的车辕上。

  他实在受不了了,这还没成亲就塞他一嘴狗粮,真是不知羞,幸好他只需要送妹子到周村镇。

  白芍药的事终于尘埃落定了,素雪和四盛晚上进空间时,就又收到一条奖励信息,奖励两人以后可以随时进入空间。

  两人兴奋过后,还是把心思转移到了西迁的正事上。

  这几天虽然打听到一些消息,从王树口中也知道了一些情况,但四盛还是要亲自到周村去看看,再能彻底放心。

  这天一大早,四盛带着素雪和汪泽然便走在了周村镇的街道上。

  周村镇看起来明显比别的村镇富有,宽敞整洁的石板路足够三、四辆马车并排通行,路两边排满了店铺和小摊。

  大清早的,街上就人来人往的,非常热闹。

  因为早上走得太早,没有来得及吃早饭,四盛打量着街道,想先找个地方解决了肚子的问题,再去打听消息。

  他们旁边就有个馄饨店,里边的人并不多,年龄不大的店小二在街边闲站着。

  四盛正要转头问素雪想不想吃馄饨,就听那十三四岁的店小二满脸自豪地开了腔:“你们是外地来的吧,没见过这种气派吧?这街道可是我们周知府自己掏腰包,给我们周村镇修的。”

  店小二说着,傲娇地昂着头,一双眯眯眼弯成了两个小月牙,看起来既滑稽又可爱,四盛便笑着道:“小二,你先给我们上三碗馄饨。”

  四盛一面说,一面就带着素雪和汪泽然径直走进了馄饨店。

  店小二没想到自己无意中一句话却招来了生意,月牙眼笑成了一条缝,“好嘞,您先里边坐。”

  待小二从后厨回来,四盛便与他拉上了话:“小二,你刚才说的周知府是谁呀?”

  店小二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四盛会问出这么低级的问题,有些怜悯地看着四盛,啧啧道:“你连周知府都不知道?”

  周知府名云,济府淄县周村镇人,现任秦州府知府。

  周云是镇迄今为止,从周村走出去的最大的官,整个周村镇的人都以他为荣。

  周云不但官当得大,也很受家乡乡亲的爱戴,他当官后不忘家乡的父老乡亲,不但为周村镇修了这条石板马路,还在镇上办了家济善堂,专门收留养活那些没有父母的孤儿。

  四盛问,“济善堂养活的孤儿都来自周村镇吗?”

  店小二道:“不只是周村镇,哪儿的孤儿都有,有本镇的,也有周边村里的,这段时间收得最多的是益县受灾、逃荒的孩子。”

  素雪感兴趣地问:“益且灾民里除了有孩子,还有大人呢,济善堂也收留大人吗?”

  店小二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扫了素雪一眼,“切”了一声道:“人家收的是孤儿,大人又不是孤儿,哪里需要济善堂养活?再说,受了灾的大人还不如去秦州府开荒呢。”

  “去秦州开荒?”

  店小二道:“你们不就是要去秦州府开荒的吗?外地人来周村十有八九都是找周知府家,要去开荒的。”

  四盛忙问:“你说的去秦州府开荒,是不是指西迁?”

  店小二有些不雅地翻了个白眼,道:“西迁就是去秦州府开荒,去秦州府开荒就是西迁,本来就是一回事嘛。”

  店小二见这几个人什么都不知道,便也乐得卖弄一下,便眉飞色舞地道:“你们想要去开荒吧,那秦州府可好了,到了那里,周知府不但能让人给你们落户,还给你们分土地呢。”

  店小二见四盛几个人的表情没有想象中的惊讶和兴奋,只是微笑着看着他,心里有些不甘。

  似乎想要证明什么一样,店小二耿耿地道:“你们别不信,有好多人都去了那里,我大姑父家也是西迁去了的,前阵子我大姑稍信回来了,说他们分了好多土地呢,还说那里的荒地很肥,都是以前耕种过的,只是这几年没人种才荒了下来,他们那儿还……”

  “小三子,你快去后边烧火去,别在这儿瞎咧咧。”店老板端着馄饨从后厨走进来,打住了店小二的话头。

  店小二冲店老板做了鬼脸,不情愿地跑去后院了。

  店老板将馄饨放在四盛他们三人面前,有些歉意地道:“客官别听小三子胡说,他是我儿子,今天没事来店里玩的,这孩子一向嘴上没把门的。”

  原来这孩子不是店小二,是临时帮忙的小东家,难怪说话这么率真,四盛笑道:“这孩子倒挺机灵,蛮可爱的。”

  店老板闻言眼角的笑意真切了几分,“你们想要知道开荒的事,直接去济善堂吧,周府在济善堂有专门人办这事,他们说的消息才是最准确的。”

  店老板又好心地给四盛指了去济善堂的路,四盛谢过老板,付了饭钱,便带着素雪和汪泽然直奔济善堂而去。

  济善堂并没在周村镇的主街道上,而是在镇子的最南边,几乎要出了镇子了。

  四盛他们在一片田地中间,找到了一座青砖高墙围起来的大院子,据说这就是济善堂。

  因为院子的围墙高,从外边看不到里边的建筑,只见到冬日里光秃秃的粗大树枝,从墙里伸出来。

  四盛牵了素雪和汪泽然的手,沿着围墙走了好一阵子,拐了一个弯才找到济善堂的大门。

  济善堂的大门处有座高大宽敞的门房,足足有五间之多。

  门房街对面,一个货郎站在满是货物的担子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拨浪鼓,摊前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

  实际上,这济善堂门前的街道上来往的人并不多,只有十来个背着包袱的人站在街边,三三两两地低声说着话。

  济善堂的大门两边各站着一个高壮的守门人,正无聊地看着街道发呆。

  见四盛他们靠近,守门人上下打量了一下,便例行公事地指了指门外的墙,面无表情地道:“想西迁?先看了告示再说。”

  四盛走过去,见那墙上果然贴着的一张大白纸,上边明确地写着西迁的要求,以及到了西边的各项待遇,告示的落款是秦州府,盖着红彤彤的知府印戳。

(https://www.tbxsw.com/html/133/133775/710947512.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b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