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历史军事 > 亮剑之咱老孔能爆装 > 第145章 熟能生巧

赵玉成吓得冷汗直冒,正要求饶。

        忽然,“砰”的一声枪响从远处的山头传来。

        刚才还嚣张跋扈的鬼子指挥官石田,随即就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看到近在咫尺的石田,脑门上被打出的那个弹孔。

        张天保和赵玉成惊愕地张大了嘴巴。

        与此同时,几声枪响紧随而来。

        又有三个小鬼子栽倒在地。

        而这一切仅发生在转瞬之间。

        张天保和赵玉成还在愣神,其余的鬼子兵已经迅速做出了反应,纷纷四散而开,找掩体反击。

        敌人的枪法之准,令鬼子曹长吃了一惊。

        他立刻接过了指挥权,怒吼道:“机枪小组,火力压制!”

        随着鬼子曹长一声令下,机枪小组立刻将两挺歪把子轻机枪架设起来,随即就朝着枪声出传来的山头不停扫射。

        随即,炮兵阵地也构筑完成。

        嗵嗵……

        两具掷弹筒齐齐朝着山头的方面发射。

        在炮火的掩护下,鬼子机枪组迅速向前逼近。

        随着机枪组的开火,鬼子伪军各部纷纷向前机动。

        如此循环,向山头逼近。

        随即,鬼子曹长下令采用分进合击,正面突破,两翼包抄的战术。

        在炮火的掩护与机枪的压制之下,鬼子伪军的大部队顿时兵分三路,分别从左、中、右三面发动反击。

        这种战斗方式在日军之中屡屡使用,其目的是利用灵活的机动能力及火力上的优势大量杀伤敌军。

        一个优秀的日军基层指挥官,运用这样的战术,可以让上百甚至上千人,倒在他仅仅几十个鬼子的攻击之下。

        但是这套战术今天却失了灵。

        当鬼子曹长亲自带领一组士兵冲上山头之时,左右两翼的士兵也包抄到位。

        但是他们却连敌军的人影都没找到。

        孔捷他们放完一枪之后,早就从山背转移到另一座山头了。

        “八嘎!”

        堂堂大日军帝国皇军,竟被几个土八路戏耍。

        鬼子曹长勃然大怒。

        山路陡峭,敌人一定走不远。

        随即他下令继续追击,必须得宰了这几个胆大包天的土八路军,以正皇军的威严。

        大部队在鬼子曹长的带领下,一路追击。

        张天保和赵玉成他们也只得提心吊胆的跟着这帮鬼子跑。

        只求那几个枪法神准的八爷,瞄着鬼子打,可别波及到他们。

        鬼子曹长哼哧哼哧的冲在前头,却总也找不到那伙土八路的影子。

        正当他既急又怒之时,一道枪响骤然传来。

        鬼子曹长闷哼一声,倒在地上,没了意识。

        随即又是几声枪响,几个鬼子兵也惨叫着栽倒在地。

        张天保和赵玉成吓得毛发倒竖,抱头趴在地上。

        但鬼子兵却已迅速做出了反应。

        “快!机枪压制!”

        鬼子伍长立刻接过了指挥权大喝道。

        密密麻麻的枪声顿时响彻整个山谷。

        ……

        “撤!”

        放完了枪,孔捷立刻带领大伙儿撤向另一座山头。

        唐海抱着枪兴奋不已,要不人家是团长呢。

        一连干掉好几个小鬼子,但他们连咱的影都没摸着。

        跟着孔团长打仗真过瘾。

        大伙儿正匆匆转移之时,忽然孔捷下令道:“和尚,给小鬼子留点礼物。”

        魏大勇立刻反应过来,咧嘴笑道:“是,团长!”

        礼物?

        唐海和郑铭闻言一脸茫然。

        趁小鬼子还未追来,魏大勇迅速的掏出了几枚手雷。

        用细线的一头和拉出来的手雷引线相连,又将细线的另一头栓在不起眼的树枝上,并将树枝切进了泥土里。

        随后他用周围的杂草、树叶掩盖住细线和手榴弹。

        搞完这些,魏大勇就才匆匆撤离。

        和孔捷他们会合之后,魏大勇咧嘴笑道:“团长,都搞好了,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一旁的唐海忍不住问道:“孔团长,你说的是啥礼物啊?”

        孔捷笑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

        鬼子伍长和他的两个长官一样,一如既往的继续选择了分进合击,正面突破,两翼包抄的战术。

        在伍长的一声令下,其余的鬼子兵连忙兵分三路,端着枪,匆匆朝着枪声传来的方向包抄而去。

        不久之后,一名正在行进之中的鬼子兵,脚下忽然绊到了什么东西。

        不等他细想,轰隆隆的爆炸声骤然响起。

        硝烟四起,火光大作,几个鬼子兵被当场炸翻。

        剩下的鬼子兵顿时乱成了一团。

        唐海等人见状顿时惊讶不已。

        “打!”

        孔捷一声令下,魏大勇他们纷纷开火。

        枪声响起,转瞬之间,对面的小鬼子又倒下了四个。

        孔捷、魏大勇、郑铭三人,都是一枪爆头。

        而唐海就逊色一些了,瞄准的是鬼子的胸膛。

        在没跟孔捷他们并肩作战之前,唐海自认为枪法不错。

        但现在跟孔捷他们几个比起来,那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了,不服都不行。

        而对面的小鬼子骤然遭遇了猝不及防的爆炸,慌乱了几秒之后,就纷纷趴在地上还击。

        见鬼子机枪组和掷弹筒小组还未跟上来。

        孔捷没有喊停,而是令大伙儿继续射击。

        “砰!”

        炙热的子弹脱膛而出,瞬间就击穿了一名鬼子兵的脑门。

        系统的提示音随即响起。

        “击杀敌人一名,爆出Kar98k毛瑟步枪一把,子弹100发!”

        而孔捷没有丝毫停顿,拉栓上膛。

        枪声响起,对面的一名鬼子兵闷哼一声,脑袋一歪没动静了。

        接连几枪射出,皆枪枪命中鬼子头部。

        唐海见状佩服五体投地,真是神了,这怎么做到的?

        魏大勇的枪法也十分精准,但开火的速度明显比孔团长慢了半拍。

        至于郑铭,虽说跟孔团长他们比起来,稍逊一筹。

        但跟自己比起来,那就强太多了。

        连个学生都比自己的枪法好。

        唐海一阵汗颜,还是得继续磨练枪法啊。

        不多时,鬼子机枪组猫着腰赶来了。

        不等他们架设好机枪,孔捷就言简意赅的下令道:“撤!”

        魏大勇他们连忙起身,几步窜到山背,迅速转移而去。

        密密麻麻的子弹紧跟着扫射而来,机枪火力倾泻之处,周遭的树木草叶无不,被打得稀烂,但硬是连敌军的人影都没打到。

        在匆匆撤离的半道上,郑铭忍不住问道:“孔团长,刚才那爆炸是怎么回事?”

        只见魏大勇拎着几个手榴弹就过去了,也没见他捧着地雷啊。

        孔捷一边在树林之中穿梭,一边道:“那叫诡雷。”

        “诡雷?”

        郑铭一脸疑惑。

        孔捷笑道:“想知道?等打完仗,就教给你。”

        “好!”

        郑铭闻言欣喜不已。

        ……

        张天保、赵玉成这帮伪军个个都是人精。

        鬼子兵在前头着急忙慌的追击八路军。

        而后头的这帮伪军磨磨蹭蹭故意拉开距离。

        听到前头传来枪响,更是连走都不走了,干脆趴下来装死。

        等到枪声停息,张天保和赵玉成才慢吞吞的往山头上爬去。

        这时候,小鬼子们早就朝另一个山头追击去了。

        看见山上,躺倒了一地的皇军尸体。

        张天保倒吸了一口凉气。

        赵玉成来来回回将周围看了个遍,惊愕道:“乖乖,连一个八路的尸体都没有,这伙八路真是邪门了。”

        张天保凑了过去,谨慎打量了一圈四周,压低声音道:“这伙八路军不是一般人啊。

        照这个打法,小鬼子完蛋了。”

        赵玉成闻言也道:“我算过了,打这一路,小鬼子已经被打死了……”

        话还没说完,对面山头又猛然传来几声枪响。

        张天保吃了一惊:“又打起来了?”

        赵玉成抹了把脑门上的汗,道:“那伙八路枪法准的很,这一回,少说也得死上三四个。”

        张天保闻言用手指头算了片刻,吃惊道:“那不没剩几个?”

        赵玉成压低声音道:“可不是嘛,没剩几个了。”

        ……

        “八嘎!狡猾的支那军!”

        等冷静片刻之后,鬼子伍长意识到这次撞上硬骨头了。

        这伙八路军枪法精准,战术灵活,跑得比兔子还快。

        皇军连对方的人影都没摸到,出动的两个班,转眼就剩下十几人。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张桑!赵桑!”

        听到鬼子伍长喊了他们,张天保和赵玉成顿时心里咯噔一声。

        这个老鬼子又有什么鬼主意?

        只听鬼子伍长用生硬的中文喝令道:“你们滴!前头带路滴干活!”

        前头带路?

        那不就是要他们挡子弹嘛!

        赵玉成面色一变,随即又挤出一丝笑容,道:“太君,咱们连一根八路的汗毛都没找到。

        他们肯定被皇军的威严吓怕了,都撤退了!”

        “八嘎!”

        鬼子伍长哪有还耐性听赵玉成胡说八道,上前就“啪啪啪”连抽了他几个耳光。

        “你滴,不去,就死啦死啦滴!”

        “去,去,我们去还不成嘛?”

        赵玉成捂着肿得老高的半张脸,在心底将鬼子伍长的亲戚都问候了一遍。

        小命攥在人家手里,还能咋办?

        骂完了还是得照鬼子伍长说的办。

        赵玉成和张天保带着伪军大部队走在前头,心里头直打鼓。

        狗日的小鬼子真他娘的会想点子。

        赵玉成瞅了几眼远远跟在后头鬼子兵,向旁边的张天保低声道:“他娘的,咱得想个法子,要不就成了这帮狗日的替死鬼。”

        张天保连忙低声道:“听我的,要想活命,咱等会要是见到那伙儿土八路,就朝天放空枪!”

        赵玉成眉头一皱:“这能成吗?

        人家手里头有枪,还跟你讲理?”

        只听张天保道:“这伙八路军说话算数,说不打,就不打。

        只要咱扔了枪投降,他们就不会乱杀人。

        我这都出来第三回了,不还是啥事没有?”

        赵玉成点点头,心道也是。

        前头几回,这伙儿八路军都是瞄准了小鬼子才射击。

        人家要想对他们伪军动手,早就下手了。

        两个人商量了几句,悄悄把命令传了下去。

        只见后头跟着的仅剩的几个鬼子兵,正紧张的观察着周围的动向。

        从山脚一直追到山头上,啥事没有。

        看来张天保说的对,这帮八路军说话还真算数。

        说不打他们伪军,就不打。

        赵玉成想到这顿时打起了精神,腰也不躬着,大摇大摆的往前头。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带头的军官呐。

        不过赵玉成还没得意多久,轰隆一声巨响骤然从身后传来。

        条件反射的回头一看,跟在后头的小鬼子,一下子被炸翻了四五个。

        死的死,伤的伤。

        赵玉成顿时冷汗直冒,要不是这伙八路军使了拉发雷。

        被炸死的就是他们了。

        赵玉成还未庆幸完,噼里啪啦的枪响,就骤然时响起。

        这枪响并不是冲着前头,而是冲着后头的小鬼子。

        转瞬之间,四个鬼子兵就在赵玉成惊愕的目光之中倒下。

        除了机枪小组的三个鬼子兵,还包括刚才扇他巴掌的鬼子曹长。

        该!

        死的好!

        赵玉成还没乐完,又是一阵枪响。

        很快,鬼子两个机枪小组就彻底被干了个精光。

        除去刚才被炸翻的一个掷弹筒班和一名鬼子步兵。

        现在出动的小鬼子仅剩另一个掷弹筒班和两名鬼子步兵。

        枪声响起之后,这几名鬼子兵连忙趴在地上反击。

        其中一个掷弹筒小组的成员,还想去端掉落在地上的那挺歪把子轻机枪。

        然而又是一阵枪声响过。

        包含这个成员在内的,鬼子掷弹筒小组的四个士兵皆倒在血泊之中。

        剩余的两个鬼子兵见全军几乎覆没,只剩下了他们两个,顿时惊惶失措。

        打是打不过了。

        这两个鬼子兵胡乱的放了几枪,就往后撤退。

        但是他们才撤出几步,藏在暗处的八路军就开枪把他们射翻了。

        看到躺倒在地的十几具鬼子尸体。

        张天保和赵玉成头皮发麻。

        这才多少工夫,这一伙八路就把十多个小鬼子全部干掉了。

        而日军连对方的人影都没摸着。

        这太他娘的邪门了。

        忽然,不远处的树林之中传来一声大吼:“缴枪不杀!”

        张天保孰能生巧,立马扔了枪,举手投降道:“八爷饶命!八爷饶命!”

        赵玉成正在犹豫要不要丢枪,忽然一颗高速旋转的子弹从树林里飞出。

        擦着他的脑门掠过,直接带掉了他的军帽。

        赵玉成头上一凉,惊恐万分。

        这一枪能打掉他的帽子,下一枪就能摘掉他的脑袋。

        赵玉成哪还敢反抗?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个劲儿的喊着求饶。

        其余的伪军见状,也都学着他的样子,纷纷丢了枪,跪倒在地。

        防止这帮伪军耍花样,隐蔽在树林之中的孔捷,远远喊道:“都给我双头抱头,往后退!”

        赵玉成和张天保连忙双手抱头,往后面撤去。

        片刻之后,有人才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见张天保也蹲在人群之中,魏大勇乐道:“又是你小子啊!”

(https://www.tbxsw.com/html/135/135125/21583622.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b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