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生途 > 第 32 章

??

    车上的交通广播报道着积水路段,提醒司机改道行驶,周焱抱着书包,坐在林泰的车上前往“tiamo”。樂文小说|

    林泰板着脸,等红灯时摸出根烟点上,吸了两口,红灯转绿,他重新踩下油门,说:“沈亚萍都劝不动小杰,你有什么主意?”

    “没有。”

    “没有?”林泰睨了她一下,“那大老远的赶去那儿干什么?”周焱说:“那你以为我有什么主意?我跟你们都不算认识,跟那个李正杰更加不认识,我凭空能想出什么?”

    林泰嘲笑道:“这么说你去了那儿就能想出主意了?”

    “你又怎么知道我去了那儿没办法?”

    林泰说:“看不出来,本来以为你是个哑巴,想不到你是个刺儿头。”

    周焱也不纠正他把牙尖嘴利当成“刺儿头”,她也不认为自己牙尖嘴利,她嘴笨才对,小时候就是个闷葫芦,长大了才好些。

    胡思乱想一路,车子抵达“tiamo”,大门紧闭,门上挂着“休息”的中英文木牌,木牌上全是水。

    两人下车,林泰敲了敲门,往里面张望,不见人影,他干脆打了通电话:“亚萍,我在餐厅门口,过来开下门。”

    门从里面打开了,沈亚萍穿着身休闲装,头发随意盘起,没有化妆,略显疲态。

    沈亚萍瞟了下周焱,问林泰:“怎么回来了?那边怎么说?”

    林泰说:“就我之前跟你电话里说的那样……小杰呢?”

    “在楼上。”

    “劝过了?”

    “昨晚劝到现在,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不听。”

    “你打他他不更倔?”

    “他一个大小伙子我打得过吗?就抽了他的头。”沈亚萍问,“你们现在过来有事?”

    林泰说:“我想来跟他好好说说。”

    “你说的他会听?别开玩笑了。”

    林泰看向边上一直没说话的周焱,周焱开口:“我想见下他。”

    沈亚萍一怔,面上不动声色,想了想,说:“等会儿吧,我刚骂过他,现在去肯定碰一鼻子灰……我去弄点喝的,你过来看看想喝什么。”

    周焱看着她走向厨房,等了几秒,提脚跟了上去。

    餐厅两天没开张,冰箱里食材一大堆,沈亚萍拿出一瓶果汁,说:“葡萄汁,喝吗?”

    “随便。”周焱道。

    沈亚萍一边倒着葡萄汁,一边说:“那个孩子很倔,小时候很会闹,我们这些人从前吃过苦,所以对他特别宠,他呢,越大我们越管不住,本来就不是个乖的,现在做些离经叛道的事,好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周焱直白地说:“看得出来。”

    沈亚萍把杯子放到她面前,问:“李政以前的事你清楚吗?”

    周焱说:“听林泰说了点。”

    “李政没跟你提过?”

    “还没。”

    沈亚萍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香烟,在周焱的注视下抽出一根,咬在嘴里点上,吐出一口烟,问:“会抽吗?”

    周焱摇摇头。

    沈亚萍夹着烟,一手抵着胳膊肘,似乎才想起来,说:“你还小,跟小杰也差不了多少。”

    周焱挑眉:“你们以年龄来论大小么?”

    “……”沈亚萍夹着烟的手顿了下,“不以年龄,以什么?”

    周焱笑了笑,说:“给我一根吧。”

    沈亚萍略有迟疑,还是给了她一支烟。

    周焱接过细长的女士香烟,说:“借下火。”

    沈亚萍又把打火机给她。

    周焱夹着烟,咬在嘴里,打着火点上,松开打火机的时候,缓缓吐出一口烟,说:“读书的时候,我们老师总说,你们现在别早恋,我是过来人,我告诉你们,你们将来就会怎么怎么后悔;q|q空间里这种文章,等再过几年你回来看,我保证你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我是过来人;还有什么,将来别报这个专业,也别报那个,我是过来人,我告诉你,你将来要后悔的……都是这样的话。”

    周焱说:“是有道理的,谁都不能否认。但是,这种道理是以年龄的高姿态来指点江山,总有人不后悔一些事,年龄嘛,是米,是油盐酱醋堆积起来的,别人也会到那个年龄,这是谁都会有的资本。反正大家都是各活各的,谁也别指点谁的江山好。”

    沈亚萍沉默许久,才问:“你叫什么?”

    “周焱。”

    她昨天就知道了周焱的名字,可似乎今天才第一次认识她。香烟烧得太久了,烟灰簌簌地落了下来,沈亚萍回神,弹了几下,盯着周焱手上那支,问:“会抽?”

    周焱说:“不会,没吸进去,就在嘴里过滤一下而已。”

    沈亚萍笑了。

    周焱第一次看见她笑,与不笑时似乎是两张面孔,一张冷艳如霜,高高在上,一张却艳光四射,更添生动。

    沈亚萍说:“差不多了,我带你上去吧。”

    **

    李正杰玩不成游戏,早早钻进了自己房间睡回笼觉,可惜精神太亢奋,怎么都睡不着,正跟朋友聊微信,外面突然有人敲了两下门,说:“我进来了。”

    话音刚落,门就开了,李正杰看着站在门口的人,说:“小姨,你就别白费……”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李正杰瞪着站在沈亚萍边上的女人,过了几秒,反应过来,昂着头高傲地笑道:“哟,这是干什么呀?”

    沈亚萍冷声道:“少嬉皮笑脸,给我好好说话!”

    李正杰不以为然地耸耸肩。

    周焱说:“我跟他单独谈会儿吧。”

    李正杰说:“我同意了么我?”

    没人管他的意见,沈亚萍直接走出了卧室,把门关上了。李正杰下了床,迈着大步打算直接出门,还差几步路,一个人墙挡了过来。

    李正杰错开一步,人墙也错一步,李正杰再错开一步,人墙又跟着错开一步,李正杰说:“让开!”

    周焱说:“你做这些事有什么好处,有什么意义?是非黑白知道么?”

    “少来跟我说教,你知道个屁!”

    “你知道,你知道你给我说说?”

    “你算哪根葱,我跟你说?”

    “我看你像根葱,不如我跟你说。”

    李正杰一愣:“你他吗才……”

    “是你把那人打成重伤进医院的吧?”周焱打断他,不给他骂回来的机会。

    李正杰喊:“放屁!”

    “放什么屁?这不就是你洗白自己,趁机嫁祸的么?”

    李正杰怒不可遏,破口大骂:“我|操|你|妈!臭|婊|子你给我……”

    周焱点点头,又打断他:“不是你打的,只是你给你爸妈报仇,趁机嫁祸,是吧?”

    周焱盯着他:“你自己是爽快了,你那个躺医院的同学呢?你这个人一无是处,没任何拿得出手的,成绩烂,叛逆不懂事,自以为是,我看你朋友多,应该是个重情义的,也就这点拿得出手,可是你拿他的伤势来大做文章,借此以逞私欲,又算个什么东西?”

    李正杰又要破口大骂,突然想到什么,抑制住怒火,笑道:“激将法不管用,这招太烂了。”

    周焱说:“是激将法,但我说的是不是事实?来,我帮你捋捋顺,你那同学不知道被谁打了,昨晚好不容易抢救回来,估计不死也要残,他家就他一个独生子,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你那同学把你们当兄弟,凶手呢,就在暗中笑话你们这帮兄弟,简直是‘好兄弟’啊,这么团结,帮了他的大忙!”

    李正杰面色铁青。

    周焱继续道:“你把这当成纯粹的激将法也行,你记住,别以为穿个骷髅衫就是古惑仔,你还不配,就凭你现在借自己兄弟的生死来报你自己的私仇,这种角色,在电影里通常都是个龙套配角,还是没有好结局的配角。你兄弟去了下面,逢年过节也会来感谢你的好。”

    沈亚萍靠在卧室门口,抽完一支烟,又点上一支,烟雾缭绕中仿佛回到从前的青葱岁月,学生时期不好好念书,只考上了大专,家里条件不好,她也不想去拿个没用的文凭,后来跟早恋对象分了手,跟着姐姐姐夫还有那个人一起去了意大利。

    最初的日子苦不堪言,她多少次想放弃,现在回忆,也不知道怎么坚持下来的。

    那些共同的经历,共同的记忆,原来已经这么遥远了,现在,里面的那个年纪小小的姑娘,正跟那人经历着她不知道的经历。

    脚步声一点一点靠近,沈亚萍看着停在四米开外的林泰,说:“我在想我二十岁的时候,好像也挺有活力的。”

    “是么?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你。”

    沈亚萍笑笑。

    **

    李正杰重新去录口供了,监护人沈亚萍依旧陪在他身边。

    林泰打听完回来,跟周焱说:“十四周岁以上,十六周岁以下,从轻处罚,多少会有影响,但问题不会大。”

    周焱说:“李政会不乐意吧?”

    林泰说:“谁还管他,他还打算在这儿住下来了?律师费都付不起的家伙!”

    周焱的电话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是老刘叔。

    **

    王麟生给李正杰重新录了口供,录完后去见李政。

    李政摸着黑色发圈,说:“又来审?”

    王麟生道:“李正杰又做了一份口供。”

    李政不以为意。

    王麟生说:“李正杰说,7月13日晚八点到九点,他集结了自己的朋友来打你,当时他们一行人并未受伤,九点多,因为没有车回庆州,他们打算再留一晚。”

    7月12日,李正杰听说银江县有水上大冲关活动,带着一帮人跑到了活动现场,意外看见了李政。

    第二天,他集结了同伴,打了那一架。

    当晚留在银江,肚子不饿的呆在宾馆里,肚子饿的去吃宵夜,结果吃完宵夜回来,他们竟然看见刘涛倒在了宾馆附近的草坪里,他们马上送他去了医院,第二天转院回来急救,因为担心被家长责骂,十个少年对这几天的经历都说得模棱两可,警方录口供时,更是各执一词,直到李正杰再一次看见李政。

    王麟生说完了,又道:“等办完手续,你就能走了。”

    李政问:“他呢?”

    “李正杰?他么,等局里的处理结果吧。”王麟生看着他,又说,“你想维护他,无可厚非,但十五岁正是塑形期,孩子不能盲目对待,那些内疚,赎罪,不能这样用。”

    李政抬眼,盯着对方。

    王麟生说:“你和周焱不认识我,但我对你们有印象。”

    所有手续办完,已经傍晚,为了避免冲突,林泰先送李正杰回去。

    沈亚萍跟警方了解完情况,见到李政出来,说:“都好了,接下来的事你不用管,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小杰的事我会处理,与你无关。”

    过了会儿,李政点点头,扫了眼跟前,问:“周焱呢?”

    沈亚萍说:“好像是货主找不到你,通过别人找到了她,她赶回码头去了。”

    李政顿了顿。

    林泰又匆匆赶回来,抖着雨水说:“好了没?外面叫不到车,我送你们回去。”

    几人上了车,林泰先送李政回码头,李政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说:“雨大概什么时候停?”

    “总要一个礼拜吧。”林泰道,“你这船先别急着开,反正货都运完了,等雨停了再说,安全第一。”

    李政说:“也开不了,等几天吧。”

    聊着天,很快到达了码头,车子还没停下,车里的人已经见到了卸货的一幕。

    机器吊起货,几个工人在忙,老板模样的一个人打着伞,一脸凶相地骂骂咧咧着什么,一个小姑娘站在他面前,穿着雨衣,抿着嘴,脸上似乎都是雨水。

    李政冲了下去,几步路到了两人边上,大掌往那老板肩上一拍,说:“哟,王老板,在这儿呢?”

    王老板一见他,更加吹胡子瞪眼,“李政,你耍我是不是?这都耽误多少天了,船已经到了,你倒好,一声不响的玩儿失踪,有你这么办事的?啊?就你这破船,还整天违规操作,多少次被拖回去了,啊?要不是看你便宜,我会把生意给你?要知道,不是我照顾着你,你喝西北风呢!”

    李政一笑,吐出嘴里的话却是:“你他妈继续瞎|逼|逼,别停,改天老子去你厂里照顾照顾你。”

    王老板怒道:“你怎么跟我说话的?你算个什么东西!”

    李政把他衣领一提,扯走他手里的雨伞,“老子出来混的时候,你他妈还在喝尿呢!”

    说完,他撑着夺来的伞,把穿着雨衣,一声不吭的姑娘一搂,说:“走。”

    王老板不敢置信,等人走远了,冲着那两人破口大骂。

    车上的人看完戏,重新发动车子,林泰笑道:“那臭脾气,还以为改了呢。”

    沈亚萍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船,说:“船好像修过了?”

    “啊,就前两天,跟我借钱修的,装了玻璃换了门,我还以为走错地方了。”

    沈亚萍又望了一会儿,才说:“还不开车?”

    “哦,马上!”

    **

    回到船上,李政扒下周焱身上的雨衣,说:“你倒是会找,这都能被你翻出来。”

    周焱说:“你这里才多大。”

    李政把雨衣扔地上,手拂上她脸颊,擦了擦雨水说:“那狗娘养的,冲你了?”

    “就发点脾气,没怎么冲。”

    “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我又不是没见过这样的……跟我妈演出的时候,有些人没拿到免费的奖品,更凶的都有。”

    李政问:“你没凶回去?”

    “没,严芳芳会凶,就是我们车上的主唱。”

    李政一笑:“还主唱。”

    周焱推了他一下:“行了,你身上都湿了,先去洗洗吧。”

    “还有水?”

    “有呢。”

    李政把t恤一脱,进了卫生间,说:“我洗完了你洗,这几天船不开,明天带你逛逛。”

    “李政。”

    “嗯?”

    “我不是提过一个邻居姐姐吗,我让她帮我找工作来着,刚才她给我回信了,说成了。”

    李政手上拿着毛巾,扶着门,正打算关。他顿住,过了几秒,问:“什么工作?”

    周焱说:“服装厂。”

    “不是没证件么,他们要你?”

    “要的,那姐姐跟他们厂长认识,而且回去,我能去派出所看看怎么补办|证件。”

    “薪水呢?”

    “有底薪,计件提成,夏天是旺季,一般到手的薪水都挺高的,我跟姐姐算过了,熬一熬,够我学费了。”

    李政随手掂了几下毛巾,笑着说:“行,计划地挺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不更新,因为后天特别肥,后天晚上9点,答应我,准时好吗?至于我,我尽量准时,我还要想个办法来着,哎,头痛!

    话说,懂否?嗯嗯嗯?哦对了,后天是2月13日,别搞错日期

    ...

    ...

(https://www.tbxsw.com/html/82/82598/4222751.html)


1秒记住官术网网:www.tbxsw.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tbxsw.com